懒人

圣诞礼物

飞咻

就是平凡又无聊的脑洞


为什么说闵玧其其实是个绝顶温柔的人呢。


       嘴上说着

       "圣诞节有什么好过的。"


        但还是会偷偷插上耳机空出时间来什么也不干的去听一首 Last Christmas 。

       听的时候心里偷偷的想昨天晚上放在金泰亨床头上的苹果他看见了没有。

       放完苹果就回工作室熬夜工作了,觉得小朋友今天肯定会来问自己今天有没有时间陪他过圣诞的,到时候可以很洒脱的说一句:"反正今天也没什么工作。"

       一首歌放完了,手机的电话铃声没有响,信息提示音也没有响,工作室的门铃也没有要响的意思。

       心里开始有一点点失落,调成单曲循环,起身打开桌子下的保险柜,把孤零零躺在里面的一个小丝绒面盒子拿出来。


        再等几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过几天就是他生日。


        把音乐关掉了,重新打开电脑准备开始工作。


        工作室的门突然开了。

        他的小朋友穿着红红绿绿的很圣诞的毛衣进来了。戴了圣诞帽,白色的毛球球耷拉下来。

        手上提着卡通片里才会出现的那种用来装圣诞老人礼物的那种大大的圣诞袜,里面装了点东西。

      

        "怎么进来的。"起身把门关上,然后去拉那个还在傻笑咧出四方嘴的人的手,在来的途中冻得红红的,很凉。

       


        "哥的密码太好猜了,我只是想试试,结果就开了。"

        "嘁。"

        即使脸红了,也觉得能用若无其事语气蒙混过关。

       

        "圣诞快乐啊哥!"

        大大的袜子被塞到手上

        "哦,我不太过这些节的。不过谢谢啦。"

        掂了掂,东西还不少。

      

         "我准备了很久的,哥。"

         金泰亨小心翼翼的,担心哥哥不满意。

         哥哥低着头看手里的像是送给小朋友的袜子,知道金泰亨现在只能看到自己的发旋,偷摸摸的笑起来。

    

        "哥今天有时间吗?"


       闵玧其抬起头来。

       真的是,都是单眼皮为什么金泰亨的眼睛那么大,这样充满期待的时候就睁得更大,又很亮很纯,真的很容易就让人脑袋当机。

       闵玧其差点就忘了早准备好的台词。


       "啊……啊……那个……我今天没什么工作的。"

       "啊!那一起过圣诞吧哥!很有意思的哥!"


        "啊……我不太过这些……"

         "陪我过吗哥,我们出去玩,很有意思的哥!试试吗,我们晚上去看烟花!相信我吧哥!"


         当然相信你,跟你在一起本身就很有意思了。

        

         "嗯,那好吧,反正没什么工作……"

        "耶!那我等哥,哥换衣服吧,我给哥准备了和我同款圣诞帽!"

       

       "嗯嗯……好……"


       闵玧其也没听清金泰亨说了什么,偷偷摸摸的去拿被放在桌上的那个小丝绒盒子。

      看来今天就能把你送出去了。

  

      出门之前闵玧其从裤口袋又把小盒子拿出来

      打开


      一对简简单单的对戒


      盖上

      放到上衣外套胸口的内口袋里

     "呼……"深呼吸一口气


     "哥!落东西了吗?"

     "啊……没有,走吧。"

  


      没有落下,你这个小傻子。




Merry Christmas

     

     



     

  


      

       

       


飞咻
小预告
不知何时填坑系列

果然,饭不能乱吃,话也不能乱说,周三偷懒体育课说自己上吐下泻,今天四五点真的肚子被痛醒,开始上吐下泻……

奶啤番外二
有糖鸡的🚗
很慌_(:3」∠ )_

预告预告,今晚第一次发车,有些紧张(°ー°〃)

奶啤番外一 金同学和田教官的勾搭历程

番外
关于金同学和田教官到底是怎么勾搭上的

要死了要死了
金泰亨也不知道已经蹲姿蹲了多久了,只觉得自己的大腿里像是被肌肉注射了硫酸和蚂蚁,又酸又胀又痒,已经不可控的抖了起来,想抬头偷瞄一下教官的反应都没有力气,低着头,用尽所有的力气维持现有的姿势。

“玧其哥,差不多就行了,我们吃饭去吧。”

天啊,这是什么善解人意的天使啊!
金泰亨觉得这一刻田柾国在他心中的形象无限高大。

“起来吧。”

啪!
金泰亨一下没起得来,跌坐在地上
“嘶————”
屁股蛋疼的厉害,麻惯了的腿突然大幅度动作,滋味更是酸爽。
说真的,金泰亨当时有想要就势躺下的冲动。

太难受了,还吃什么饭啊,就躺在这休息一会儿,还少了迟到的风险,挺好!

金泰亨这么想着,肩膀被一只手搭住了
这只手还顺着他的肩膀向下,抓住了他的小臂,把他往上一拉
金泰亨的屁股就这么离了地,他的两条腿也站立了起来,稳稳当当的。

什么嘛。金泰亨想。
长得像我弟弟似的,力气这么大。
金泰亨感受到之前包着自己小臂一圈的那股暖暖的握力现在转移到了自己手背上。

眼前这个穿教官制服的人跟自己差不多高,脸长得倒是有点稚气未脱的样子,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自己,也没什么表情。
不过这眼睛也太亮了。
这么看着我干嘛,像他受了委屈似的,明明蹲成傻狗的是我啊。
金泰亨低下头,不想跟这个不像教官的教官对视。

咕噜~
嗯?怎么突然叫的这么大声。
咕噜咕噜~
好了好了!知道委屈你了!别叫了!!这有外人呢!!!
金泰亨捂住肚子,企图用这样的方式欺骗他的五脏六腑:你们不饿。

咕噜咕噜咕噜!

“呵呵呵呵呵……”
清朗的少年笑声。

金泰亨抬头
少年的眼睛还是在盯着自己看,但不再是圆溜溜的了,弯成一枚半月,亮晶晶的,睫毛打下来,更显得这双眼睛稚嫩乖巧。嘴巴笑得开开的,少年的上唇很薄,线条却尤为好看,真的有点像兔子一样弯弯一道,两端上翘,唇珠那里撒娇般的缓缓曲下来,下面两颗白白净净小兔牙……比那双眼睛还要明亮的大概只有眼睛弯弯的这幅笑容。

金泰亨不自觉的咧出他的四方嘴,傻呵呵的。

他们四个说好去吃排骨。
走在路上,田柾国一直想着跟这个隔壁班的金同学搭话。
嗯……他叫什么来着……啊,金……金泰泰?好像不是,要不直接叫同学吧?会不会显得我太有架子了?嗯……

“教官。”
“诶!金同学!怎么了!”
金泰亨不明白这个教官为什么这么一惊一乍的。
“教官,你今年多大啦?我觉得你长得好年轻啊,感觉跟我们这一届新生差不多大。”
“啊……”
我估计比你们还小点。
“我入伍还没多久呢,还有个一年多……就成年了。”

妈耶,还真是个弟弟,训练的时候到看不出来。

“你呢,你多大了。”
“我……大概比教官大那么一岁吧,算是哥哥吧。”
“哦……”
田柾国觉得金泰亨这话说出来怪别扭的,却又说不上哪儿别扭。

“教官力气真大啊,刚刚一把就把我拽起来了,我都没反应过来,嘿嘿……”
金泰亨又咧出他标志性的四方嘴,憨里憨气的,田柾国被他这种不笑时像个希腊雕像,笑起来像个小孩子的反差搞得脑袋晕乎乎。
“没有,你又不重,我当然一下就拉起来了。”

“我哪里不重!我爸妈都说我是头不显胖的肥猪,肉都在看不在的地方!不信你摸!”

金泰亨拉起田柾国的手往自己衣服里伸。

田柾国只觉得自己手上软绵绵,暖乎乎,意识到那是金泰亨的肚皮,心中警铃大作。
他不知道自己心里为啥响了警铃,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成现在这样的,一时间不知道作何举措,愣在那里。

“教官你摸摸,都是肥肉!”
“嗯……”
田柾国没把手抽出来,小心翼翼的拿指腹按了按。
真的是软趴趴又暖乎乎的肚皮啊,像小孩子的一样。

“我摸教官的看看!”
金泰亨说着就把手从田柾国衣摆下伸了进去。
田柾国反应过来,把自己的手从金泰亨的宝宝肚上挪开去拉他那双要作乱的手。
太迟了。

“哇!”金泰亨眼睛瞪的大大的,满是惊羡。
“1、2、3、4、5、6、7……哇教官,果然军人就是不一样……”

金泰亨的手和他的肚子不一样,手掌宽大,指节修长,是一双很男人的很成熟的手。
田柾国感受到这样一双手在他腹部游走,从胸下那两块肌肉开始摸起,一块一块往下,只觉得浑身发热
偏偏这双手的主人还一脸纯真的数着自己的腹肌块数。
田柾国觉得自己现在脸肯定是通红的。

啊,教官弟弟好像脸红了。
金泰亨收回自己在田柾国腹部作乱的手。

一行人到了店子,点好菜,田柾国盯着坐在对面一直往送菜口瞟的金同学看
诶?有动静?回头看,老板娘出来收个盘子
失望的回头
诶?又有动静?回头看,老板来外面冰箱拿根葱
瘪瘪嘴,失望的回头
诶!还有动静!回头看,没有人出来,是风吹的门帘响
瘪嘴,皱眉,失望而落寞的回头

田柾国差点憋不住笑出声来
这还是个哥哥呢,果然不是所以哥哥都像闵玧其一样无趣严肃
我的金同学可爱的打紧。

菜终于上了,金泰亨开始埋头苦干,舌头捋不直,嘴皮子却闲不下来,支支吾吾的问东问西,田柾国也抢着答他的话,一来一去,说话随意了不少。

老板送了额外的果盘,金泰亨糊了一嘴油也不在意,仰起头笑嘻嘻对老板说以后天天来这吃饭。
“哈哈!你怕是想多蹲两次吧,不要命的小崽子”

“什么小崽子!田教官不是比我还小吗,你才是小崽子呢!”

“你看你!怎么跟教官说话呢!仗着我喜欢你没大没小是吧!我跟你说……”

两个人默契的都没再继续说话。

喜欢我?什么喜欢我?
金泰亨心里热乎乎的跳,又想起那双圆溜溜的眼睛和白白的小兔牙,跳的更厉害了。
可是……
说过喜欢我的人有很多呢。
金泰亨想。

可是最后都说不喜欢我了。

金泰亨心不在焉,一口直接咬在啃干净了的骨头上,咯的自己牙疼,倒吸一口冷气。

隔壁闵教官从果盘挑了几个小西红柿,就把果盘推过来了,金泰亨抬头看过去,发现自己班那个看起来冷冰冰的教官在给自己的难兄难弟朴智旻手动投喂西红柿?!
金泰亨也从果盘里拿起一颗西红柿,手小幅度的抬起又放下了好几次,最后还是把西红柿放进了自己嘴巴里。

回去的路上下了大雨,晚训取消,也不知道为什么闵教官不愿意在避雨的亭子里多待,带着田教官在暴雨中奔跑着回去了。

田柾国和闵玧其回到学校给教官安排的宿舍,浑身都湿透了,哗哗的往下滴水。

“你就在这洗吧,我去隔壁借老郑他们的洗,快点啊,别感冒了。”闵玧其嘱咐好弟弟就跑去隔壁蹭澡堂子。

田柾国把水温调的热热的冲了一会儿,开始给自己搓沐浴露,打出泡泡,下意识的先抹了肚子,自己的肚子因为长期锻炼,腹肌一块块,好看是好看,但是摸起来硬邦邦的,不如金泰亨的肉肚子富态可爱。
冒冒失失的,第一次见面就硬抓着别人的手摸自己的肚皮。
跟我以前认识的人都不一样,长了一张不好亲近的脸,却做出些让人啼笑皆非的可爱的事。
田柾国边想着边把泡泡在全身上下抹了个遍,站在浴头底下,摸着摸着,又摸回了自己的肚子
“1、2、3、4、5、6、7……”
越摸越下面。

闵玧其在隔壁快速冲了个澡,打算回自己宿舍吹头发。
打开门,浴室里还是热气腾腾,一股股白气从浴室上面冒出来。
“这小子今天怎么洗的这么慢。”
走到门口,想让田柾国把浴室柜子里的吹风机递出来。手都挨到门边了,又缩了回去。

“这小子。”
闵玧其无奈的叹了口气
非得边洗澡边打飞机吗,就不能洗完了出来搞,还把水开的那么大,开的那么大有什么用啊,喘得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闵玧其在门口等的不耐烦了,摸了摸头发,都干的差不多了,干脆转身趴到床上准备睡觉,刚躺下,咔擦,浴室门就开了。
“你今天怎么了。”
“什么?”
“突然面子这么薄了,躲在浴室里打飞机,还把水开的那么大,防着谁啊。”

“没有……。”

闵玧其瞄了他这个不争气的弟弟一眼:“你和我们班那个金泰亨今天聊得挺好。”

“嗯……是,他挺有意思的。”
“挺有意思?我觉得你对他挺有意思。”
“……”

“不说话干什么,喜欢就去追呗。”
田柾国闻言抬起头来,头发还湿着,眼睛亮亮的。
“追?”
“追。”
“怎么追啊……”
  闵玧其翻了个白眼:“我不知道,你哥我没追过男人,只被男人追过。”
“啊啊啊啊……”田柾国大字型摊在床上。
“我觉得他对我没那个意思。”

闵玧其觉得自己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你先别想七想八的了,那些小妹妹怎么追你的,你就怎么追他呗。”
想了一会儿又补一句:“叔叔阿姨那儿你别担心,你看我……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跟我差不多。”
田柾国为着这份体贴安心了不少
“嗯,我听哥的。”

“还有一件事。”
“嗯?什么?”
“你那个……让那个金泰亨跟朴智旻说说……就说我喜欢他,但是别说是我说的啊……。”
切,自己不也是这样。
田柾国看这个面冷心热的哥哥背对着自己,窝在被子里裹成一坨,只有脑袋冒出来。露出一小截泛红的耳尖,偷偷撇嘴笑话了他一下。

“好的,哥放心吧。”

躺下很久了,田柾国听见闵玧其绵长的呼吸声,还是一点睡意也没有。
追?怎么追啊?以前追我的女孩子?先加个好友吧……
田柾国打开那个学校统一建的军训群,找到金泰亨的班级翻啊翻
诶,找到了。
好友验证消息……填什么?田柾国思量许久,打下几个字

今天一起吃过晚饭的田教官,田柾国。
发送!

金泰亨此时也把自己团在被子里,身体疲惫,大脑活跃,自己提前关了灯,想着朴智旻今天肯定累坏了,不打扰他休息,藏在被子里偷偷玩手机。
诶,好友申请,谁啊
点开,“今天一起吃晚饭的田教官,田柾国”
啊,是那个兔牙兔眼睛的教官弟弟。
通过验证。

田柾国申请刚发过去就被通过了,看着对话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手机震了一下,消息提示。

“教官?”
“诶”
“教官弟弟?”
“什么弟弟啊,早知道就把自己年龄说大点啦。”
“嘿嘿,弟弟有什么不好”
“嗯……是没啥不好,就是不想你喊我弟弟。”
“好啦,那我以后不喊啦,教官怎么还没睡。”
“还不晚,等会儿再睡,你也别喊我教官了”
“啊?为什么,要求真多╭(╯^╰)╮……”
“嘻嘻嘻,这什么幼稚表情,没有,你就叫我名字呗,你不是比我大吗。”
“那……那我就喊你田柾国啦,不过不在你带的学生面前喊。”
“想得挺周到啊。”
“那可不。O(∩_∩)O”

田柾国手被消息提示震得发麻都懒得腾出手来调成静音,对着屏幕时不时冒出来的表情符号傻笑。
“你别玩太晚啦,明天又迟到,你们教官我可惹不起啊。”
“哈哈哈,那你还想替我求情喽。”
是啊,我当然不想你受罚。
不舍得。

“我看你是执迷不悟啊,今天蹲的不够啊,我等会跟你们闵教官说说。”
“田柾国!你这是威胁我??!!枉我把你当朋友!!”
“切。”
田柾国突然笑不出来了。
“谁要跟你当朋友……”
犹豫了半天还是没发出去,又一个一个字删掉了。

“那我听你的话,早早睡,不然起晚了又吃不到早饭啦!”
早饭?早饭!田柾国灵机一动,想起一些校园青春电影的经典桥段。

“要不……要不我给你带吧,我每天去得早,闲的没事干呢。”

带早饭?金泰亨看着手机心砰砰跳,以前那些女孩子追他的时候就会问要不要帮他带早饭耶,这算什么啊。
田柾国迟迟等不到回应,急的揪自己脸上的汗毛,揪到第三搓的时候,手机终于有反应了。
“我问一下智旻哦,他每次都被我拖累的吃不到饭……田柾国快睡吧!晚安!”
田柾国把这句话来来回回看了十几遍,又把田柾国快睡吧这六个字单独看了十几遍,觉得自己有戏。
“晚安。”

金泰亨等到田柾国的晚安之后把手机关了,心里乱乱的,听见朴智旻那有点动静。
“智旻”
“诶!”
“我睡不着……今天还很早,我们聊一小会就睡好不好。”
“好。”
金泰亨一想起田柾国的笑脸就觉得心尖上酥酥麻麻,自己也忍不住想咧嘴笑。
嘴上不知道跟朴智旻聊了些什么,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金泰亨听见闹铃就睁开眼睛了,但是躺在床上不想起身,赖了一会儿还是起来了,不慌不忙的穿戴整齐,还到食堂买了早餐。

“智旻啊……”金泰亨嘴里还塞着包子。
“嗯?”
“要不让别人帮我们带早饭吧……我们还能多睡会儿,军训怪累的。”
“带早饭?”朴智旻吸了一口豆浆。

“要跑路费吗?”
“应该不要。”
“是哪个看上你的学姐?”
“不是不是,什么学姐啊……”
“那谁这么好心啊。”
“就……有那么个人呗。”
“我当然好啦。”
“哦……那我跟他说啦。”

好不容易上午的训练结束了。金泰亨掏出手机。
“田柾国田柾国田柾国。”

裤兜里的手机震了震,田柾国拿出来一看就笑开了。
“金泰亨金泰亨金泰亨,怎么啦。”
“嘿嘿,就是你昨天说得带早饭的事情。”
“哦?想好啦?”
“盛情难却,我和朴智旻都要,种类我就不挑了,随便带吧!谢谢弟弟!”
“哦,白帮你们带哦,你还好意思叫我弟弟。”
“没有!田柾国你怎么这么能想我!军训结束请你吃饭!”

军训结束?请我吃饭?!
田柾国现在觉得自己希望很大。

“一言为定。╭(╯^╰)╮”


第二天早上,田柾国转了好几个早餐摊位,这家的豆浆最好喝,那一家的饼最好吃,边上那一家的茶叶蛋最香,一式两份的买好,早早的在集合点等着。
闵玧其看他这副费心的样子,欣慰不已,养了这么久,终于知道自己出去拱白菜了。

“诶!田柾国!”
田柾国顺着闵玧其眼神示意的方向看过去,金泰亨远远地朝这边走过来了。
就现在吧。

“那个,你的早饭……”田柾国第一次干这种事多多少少还有点不好意思,没敢正眼看对面的人到底是个什么表情。
金泰亨从田柾国手里接过来,一句话也没说,递给朴智旻一份。田柾国和金泰亨自始自终就没敢正眼看过对方,真奇怪,明明在网上聊得还挺亲切
朴智旻站在旁边到是看的清晰。
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带个早餐脸红个什么劲啊,边想边吸了口豆浆。
嗯,今天这豆浆真不错。

上午训练十分钟的休息空挡,金泰亨掏出手机,点开跟“教官弟弟”的对话框,打了好几遍,最后发出去的却只有“今天的早餐好好吃啊!”
三十秒过去了,没回应。
金泰亨抬头看,找不着人,明明训练的时候都还在呢,还笑得挺开心。
“田柾国”
“田柾国!田柾国!”
还是没回应。金泰亨看着休息时间快到了抓紧时间打了几个字。
“你是不是以后能一直帮我带早餐”

田柾国一直到晚上训练完回宿舍给手机充电才看到金泰亨给他发的消息,都过去七八个小时了。
应该还不晚。田柾国想。
“如果你想我带。”
觉得还不够。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都可以的。”

“好哇。晚安,田柾国。”

我当然愿意了。

田柾国连着给金泰亨带了几天早餐,天天不重样,递早餐的时候也不害羞了,大大方方的递过去,有时候还临时偷喝一口金泰亨的早餐奶或者当着他的面啃一口他的手抓饼,金泰亨一脸嫌弃的样子,却还是吃的很欢。
“打情骂俏。”朴智旻孤独的啃着手抓饼小声嘟囔。

一天训练又结束了。
“又收到小纸条啦。”闵玧其躺在床上看田柾国从口袋里掏出一些精致漂亮的便签。
“这个学校的学生还挺沉得住气,过了好几天才给你送来,上次去的那个你第一天就收到了不少吧。”
“唉,哥你别说了。”田柾国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手机,这才掏出来呢,两颗兔牙就快藏不住了。
闵玧其看他这副痴汉相就想笑:“可惜啦可惜啦,我们田教官已经心有所属啦。”
只见田教官指头飞速移动着,显然是没空搭理自己。

“田柾国……田柾国!”
“诶,怎么了哥。”一个眼神都不舍得分出去,这个小兔崽子。
“我跟你说的事怎么样了。”
“事?什么事啊……哦!”
感受到丝丝寒意,不敢回头看,田柾国稍稍侧了点身。
“马上哥,马上,我现在就跟他说。”

“金泰亨我跟你说点正事与我性命攸关”
哟,急的连标点都没有啦,看来是挺紧要。
“说吧,我听着呢。”
“是这样的这件事跟你的好朋友朴智旻和你的好教官闵玧其有关。”
“嗯哼?”
“需要你的帮忙。”
“我?我能帮啥忙?”
“你跟朴智旻说闵教官喜欢他但别说是闵教官说的。”
嗯?什么?发生了什么?
“……”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受到了冲击。”
田柾国突然很伤心。
什么叫受到了冲击呢。

“好的,战略目标我了解了,请问有没有具体一点的战略实施方案,果果收到请回复。”
“先不说这个。”
嗯?不是性命攸关吗?金泰亨在手机另一端表示很疑惑。
“你是不是觉得玧其哥喜欢上朴智旻挺奇怪的。”
“是啊。”

田柾国看到这个回答心都凉了半截。

“他们两感觉没啥交流啊。”
“所以你是因为没啥交流才奇怪的。”
“是啊,不然勒。”
“那你觉得什么程度的交流,喜欢上对方才不奇怪。”
“至少”

至少要我和你这样的吧。

田柾国看着这个至少,没再继续问下去。
“算了,今天太晚了,我们明天晚训结束后去操场商量具体实施方案,争取帮闵教官把朴智旻一举拿下。泰泰收到请回复。”
“收到。”

第二天晚训结束,金泰亨和田柾国到了操场上,相对无言。
“泰……”
“今天那个女孩子挺好看的。”
“啊?哪个。”
“就是跟你表白的那个。”
“哦……你喜欢她吗,给我表白的……”
“没有!”
“那你突然提她,还说她好看。”
“你呢,你喜欢她吗。”
“没有啊!我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记得。”
“哦。”
又是一阵沉默。

“作战方案是什么?”
“啊……其实也没啥具体的方案,就是让你给朴智旻说说,说得有理有据些,说得他深信不疑。”
“……”
“怎么了?”
“这也太难了……我唯一看见过他们两亲密点的互动就是我们四个一起吃饭,他给朴智旻喂了个圣女果。”
“我的妈呀。”
“怎么了。”
“看来玧其哥是真喜欢,我从会走路开始就认识他,还没见过他给哪个人喂过东西吃。”
“可我觉得单凭这个朴智旻不会信的,他又不知道闵教官从没喂过别人。”
“那你喜欢别人的时候,会做些什么事。”

会做些什么事呢,就是什么都不做的时候会一直想着他,做些什么事的时候会想着怎么做对他最好,想把自己所有的开心双手捧过去,想把他的所有不开心偷偷抢过来,想要亲亲他,抱抱他,想要伸手去摸他头上翘起的呆毛……
想要做,我希望能对你做的所有事啊。

金泰亨想着想着自己都脸红,觉得憋不住自己下一秒就要告白了。“我不知道啊……应该就想多接触吧,想抱一下,亲一下……。”

“那这样!”
田柾国觉得自己为了这老哥哥的幸福也是豁出去了。
“你跟朴智旻说,你说我半夜起来上厕所,听见……听见闵教官在隔壁偷偷自慰……喊着朴智旻的名字。”
“啊?真的?”金泰亨觉得这个理由有些过于生猛。
“没……我没听见过……”
“那你真是个天才……小小年纪不学好,脑子里净是些黄色废料,这都能编的出来……”

“不是!不是编的!是我被闵玧其听见喊了……”

“啊……”金泰亨突然觉得画面感有些强,不好意思再说话。
还是忍不住好奇。
“喊了什么?”

“还能喊什么……喊的你啊……”

喊的我?喊的我!
金泰亨那一刻感觉像是被闪电不致命的劈了好几道,心肝脾肺肾里都炸出了烟花。

田柾国看金泰亨一副收到巨大惊吓僵的动都不敢动的样子,心如死灰,果然,还是失败了吗。圆溜溜的兔眼都耷拉下来。
“你是真的看不出来我喜欢……唔……”
感觉自己嘴巴被堵上了,眼前是金泰亨放大了的脸,甚至很认真的把眼睛都闭了起来,睫毛因为紧张而一颤一颤的。

金泰亨紧张到就是抿着嘴往田柾国嘴上撞,觉得自己快没气了,刚离开一点,就被一只手捧着后脑摁回原位,条件反射的想喊,嘴巴稍微张开一点,就被一条舌头趁虚而入。

我了个老去!金泰亨感觉自己已经不只是心肝脾肺肾在炸烟花了,简直是每个细胞都变成奶茶里的爆爆珠,被田柾国轻轻扫着自己舌尖的那根舌头搅得爆开花来。
两个人试探性的用舌尖触了触对方,一点也找不到章法,又停不下来,田柾国看金泰亨真的有点喘不过气来,稍稍放开了。
早就被亲的浑身酥软,双手抓着田柾国领子旁边的衣服才没掉下去,金泰亨顺势把下巴搭在田柾国肩窝上,隐约感觉下边有个什么东西顶着自己。
“哼,还说自己不是满脑子黄色废料……我提醒你,你哥哥我还未成年呢。”
田柾国也有些不好意思,双手环起来把金泰亨搂的紧紧的,稍微歪了歪头拿鼻子去蹭怀中人的头发。
“我知道,我不也是吗。”

“你说,刚刚有没有人看到啊。”金泰亨抬头问。
“不知道,看到就看到,又没什么。”
金泰亨又把头埋了回去。
“那我们回宿舍吧。”
“不是离熄灯还有一会儿吗……”田柾国难得摆出一副弟弟的姿态撒了回娇。
“哦……那你想干嘛。”

“我再亲你一会儿。”